立即打開
APP下載
財富Plus APP
這座博物館已經成為網紅打卡圣地

這座博物館已經成為網紅打卡圣地

Anna Ben Yehuda Rahmanan 2020年02月22日
Fotografiska博物館致力于提供一種完整的體驗,用戶可以一大早就進來,然后在這里一直待到晚上。

2020年1月開業的Verōnika餐廳也是餐飲大亨斯蒂芬·斯達爾的又一力作。圖片來源:Courtesy of Fotografiska

“現在,你不能只是把藝術品掛在墻上了。”紐約市Fotografiska攝影博物館的董事長、大股東約拉姆·羅斯說。這座攝影博物館占地約45000平方英尺。

只需簡單在這里走一圈,你就能明白他的意思了。除了三層樓的展區外,這里還開了一間名叫Verōnika的餐廳、兩間酒吧、一間活動大廳、一個咖啡廳,大門口旁邊還有一家禮品商店。

Fotografiska博物館里的Verōnika餐廳。圖片來源:Courtesy of Fotografiska

Fotografiska博物館致力于提供一種完整的體驗,用戶可以一大早就進來,然后在這里一直待到晚上。(該博物館每天都開放到夜里11點甚至到后半夜。)

考慮到這是一家營利性的博物館(它是美國極少數的營利性博物館之一),問題來了:這個理念能復制嗎?這樣一個龐大、昂貴、面向小眾的生意,在如今這個網絡主宰的世界里能成功嗎?有多少個城市的文化環境已經成熟到能夠接納這種形式的博物館?它能滿足全球人民的愛好和品味嗎?

斯德哥爾摩的原版Fotografiska博物館。圖片來源:Courtesy of Fotografiska

第一家Fotografiska博物館于2010年在瑞典首都斯德哥爾摩的南城區開業,而且至今仍在營業中。2019年6月,該公司的董事會在愛沙尼亞首都塔林開設了第一家分館。幾個月后,也就是2019年12月,Fotografiska在美國紐約市熨斗區的一幢歷史性地標建筑里開設了第二家分館。(假名媛安娜·德爾維當初就是在這里以搞藝術項目為名搞金融詐騙的)。

開館的這些城市都是經過精心選擇的。據羅斯介紹,Fotografiska的多數董事會成員都來自斯德哥爾摩。它在愛沙尼亞的分館坐落于塔林的泰利斯基維區,那里正在經歷一次文化的復興,因此也為Fotografiska提供了發展空間。而紐約則是“一切文化之都”。羅斯表示:“如果我們想與最優秀的藝術家合作,如果我們想成為攝影界的領導者,我們就必須來到這樣一座領先的文化城市。”

紐約市Fotografiska博物館外景。圖片來源:Courtesy of Fotografiska

羅斯認為,現在每個有手機的人都可以說自己是攝影師,然而在這樣一個時代,要想真正地“一睹攝影藝術的全貌——從流行文化大師到新銳藝術家”,卻并不是一件易的事。他表示:“10年前智能手機剛出來的時候,大家都說:‘攝影藝術已經不重要了。’但現在情況截然相反。所有人的手機里都有10000多張照得很難看的照片,所以人們對(好的)攝影作品的鑒賞力實際上是提高了,不論是在攝影技術上,還是在獨特的創作眼光上。”

他還說:“由于我們每天都要面對成千上萬張照片,我們已經被圖像淹沒了,因此也對攝影‘免疫’了。但是當你站在一張高質量的攝影作品面前,你會有一種不同的體驗的。它又回歸了藝術層面。”

這種創意也反映在展品的選擇上。每個Fotografiska攝影博物館每年大概會舉辦20場攝影作品展,其中有三分之二采取巡回展覽形式。參展作品是由一個委員會挑選出來的,委員會的成員包括博物館的創始人(詹·布羅曼和皮爾·布羅曼兄弟)、博物館的董事會成員,以及各個分管的展覽業務負責人。另外三分之一的展覽則主要圍繞當地的文化背景。

紐約分館的展覽總監阿曼達·哈賈爾表示:“我們知道,紐約與斯德哥爾摩和塔林是截然不同的城市。所以我們在這里會有專門針對(當地觀眾)的展覽。”她還提到了目前正在進行的一個展覽——安娜斯塔西婭·泰勒·林德的“別人的孩子”。這組作品深入探討了紐約地區的育兒危機。

艾倫·馮·昂沃斯的“女性攝影30年”攝影展上的照片。圖片來源:Courtesy of Fotografiska

哈賈爾表示,在選擇舉辦哪些攝影展時,作品的媒介和質量是首先考慮的因素。“我們會考慮風格和技術,而且我們總是希望館里有多樣化的藝術作品,比如純藝術的概念性作品、時尚攝影、新聞攝影和多媒體作品等等。”

當被問到這里和其他博物館有何不同時,羅斯提到了游客的年齡。“在各個分館里,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我們的目標受眾往往非常年輕。他們一般是在28到35歲之間,對文化比較感興趣,愿意把掙來的錢花在旅行、體驗和美食上面。這樣就讓我們的博物館成了一個非常有吸引力的地方。”

還有一個關鍵的問題:全世界的游客愿意為這種形式的博物館買單嗎?畢竟它可是不便宜的。(紐約分館的一張普通門票售價為28美元,而當地的很多非營利性景點是免費參觀的。)不過羅斯認為,收費不是問題,因為人們在不斷追求新鮮事物,尋找可以在網上曬的東西。“現在人們注重的是體驗,而且他們還想分享這種體驗。”而Fotografiska博物館剛好可以提供這種體驗,并且滿足人們“曬體驗”的心理。(財富中文網)

譯者:隋遠洙

最新:
  • 熱讀文章
  • 熱門視頻
活動
掃碼打開財富Plus App
股票分析师如何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