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打開
APP下載
財富Plus APP
誰在為中國阻擋4000億只沙漠蝗入侵

誰在為中國阻擋4000億只沙漠蝗入侵

岳巍 2020年02月17日
人們恐懼的直接反應就是想要囤積糧食,事實上,的確也有人開始這樣做了。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盡管在歷史上曾經是全世界受蝗災影響最嚴重的國家,但是20世紀中葉,中國科學家借治理黃河、淮河與海河的機會,改造了大部分蝗區,這使得之后的40年間,中國把蝗災的發生控制在局部地區,始終沒有讓這些恐怖的飛行生物形成遷飛危害。

現在中國大多數人,事實上并沒有機會真正見識蝗災。他們對這一自然災害的認識,一般來自課本、文學讀物與視頻資料。無論在歷史書、小說還是紀錄片與影視作品中,蝗蟲都面目可憎,蝗災都后果嚴重。這加深了人們看到“4000億沙漠蝗逼近中國”這一新聞時的恐懼。人們恐懼的直接反應就是想要囤積糧食,事實上,的確也有人開始這樣做了。

我們不能嘲笑這種心理與行為是杞人憂天,如果他們知道更多關于沙漠蝗的信息,就不會有這么多擔心。人們往往基于通常的印象而產生恐懼,畢竟在固有認知中,蝗災起時,遮天蔽日的“戰斗集群”呼嘯而來,所過之處,不止作物絕收,更是寸草不留。

蝗蟲巨大的繁殖基數——一對蝗蟲能夠產下100多枚卵,與它們的集群效應——一大片土地上的蝗蟲能夠因為某種因素(一般認為是水源)而聚集成數量巨大的蝗群,都讓人們談“蝗”色變。更不要說現在人們面對的是蝗蟲中的王者“沙漠蝗”。

來看看它們的“戰績”,依據這次重災區肯尼亞政府發出的官方聲明:一個蝗群,每平方公里內容納了多達1.5億只沙漠蝗。蝗群隨著氣流遷移,一天可以推進100到150公里。一個蝗群毀掉可供養2500人的糧食作物,只需要一天時間。

沙漠蝗不只在非洲肆虐,現在它們已經跨過紅海進入歐洲與亞洲,而且還進入了中國的鄰國巴基斯坦與印度,根據世界糧農組織(FAO)的預估,蝗災會持續到今年6月。

沙漠蝗蝗蝻和成蟲遷移活動的條件是攝氏40度左右,相對濕度也要達到60%至70%,在這一條件限制下,沙漠蝗最大的擴散區就是緬甸、尼泊爾與印度,事實上,印度已經有多個邦受到沙漠蝗集團軍的攻擊,糧食的減產已成定局。

盡管中國歷史上還從未有過沙漠蝗造成危害的記錄,中國也不是沙漠蝗的分布區,但是,印度之后,蝗群是否會繼續前進,進入中國,這是人們擔心的,更是引發人們恐慌的,“逼近中國”這一描述,就透露出人們內心的緊張與不安。

人們在頭腦中模擬了幾乎所有的蝗群進入中國的可能路徑,從巴基斯坦,從印度,從尼泊爾,從泰國與越南……

有必要來看看這些道路是否能走得通。

在印度與中國之間,喜馬拉雅山脈的阻隔,以及高海拔寒冷的青藏高原,成為阻斷蝗群的天然屏障。即使有少量蝗蟲隨著季風進入云南,造成危害的幾率也很小。

在巴基斯坦與中國之間,辛都庫什山脈、帕米爾高原、昆侖山脈,共同構成了一道高墻,這一區域的寒冷天氣與猛烈的風,足以消除蝗群從巴基斯坦北部傳入中國新疆的可能。同樣的道理,有著更復雜地形的山地和更寒冷天氣的阿富汗與中國交界處,也將蝗群的移動路線切斷。

中南半島上幾個國家,比如越南與泰國和中國之間,熱帶雨林構成的有足夠縱深的“隔離溝”,將蝗群擋在中國西南部國門之外。如果想要飛越這些林地障礙,從時間上推算,蝗群必須進行“越代”,而高濕和山地環境對蝗蟲卵的發育是嚴重的不利條件。更重要的是,熱帶雨林中的植物,并不是沙漠蝗喜歡吃的食物,這會讓它們自動地止步于這片潮濕的林地前。

感謝這塊土地上的高山與林地,因為它們的存在,讓設想中的所有路徑都因為有科學依據的現實理由被證明“不可通行”,這應該讓想要冒著疫情去搶購糧食的人們松一口氣。(財富中文網)

最新:
  • 熱讀文章
  • 熱門視頻
活動
掃碼打開財富Plus App
股票分析师如何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