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打開
APP下載
財富Plus APP
英國脫歐之后,這座城市將取代倫敦

英國脫歐之后,這座城市將取代倫敦

Vivienne Walt 2019年12月15日
阿姆斯特丹的規模不到倫敦的十分之一,卻正在成長為歐洲金融重鎮。

圖片來源:Photo-illustration by James Taylor for Fortune; original photographs: Getty Images

2016年6月24日,周五,夏日的倫敦陽光燦爛,足以讓人浮想聯翩。然而從清晨開始,整個城市都因為脫歐公投結果而彌漫著焦慮與痛苦的氣息。在加入歐盟43年之后,超過1,700萬的英國人(占投票者的近52%)投票決定離開這個全球最大的單一市場。

瑞安·拉文斯克勞福特律師供職于總部位于美國的債券交易平臺MarketAxess,她有充足的時間考慮接下來的計劃。從位于郊區的住所到倫敦巴比肯區的公司歐洲總部有一個小時的車程,懷著七個月的身孕的瑞安顯得心煩意亂。到公司時,她已經拿定了主意。作為一名土生土長的英國人,瑞安說:“我是第一個要求(公司)搬遷的人。”

三年后,在10月一個陽光燦爛的清晨,我又一次遇見了瑞安。只是地點換成了MarketAxess歐盟區新總部,這是一座修建在阿姆斯特丹運河邊的百年古屋,與倫敦窗外嘈雜的車流聲不同,這里時而會聽到河船經過時激起的水聲。瑞安是公司的高級法律顧問,在倫敦工作時需要乘火車通勤,每天花費32美元。而現在,她可以騎著自行車送3歲的女兒塞倫去附近的幼兒園,再把自行車和嬰兒車鎖在辦公室外。前后只需5分鐘,也不用花錢。36歲的瑞安說,這樣的改變以前想都不敢想,“生活質量提升很大,不必每天花3個小時上下班,可以把更多的時間投入到工作上。”

受英國脫歐影響,瑞安的生活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但這絕非個例。是否脫歐、何時脫歐的問題將英國的政治、經濟攪得一團亂麻。12月12日,英國將舉行大選,明年1月31日則是脫歐協議的最后期限,兩個事件將是英國的脫歐大劇的下一幕好戲,屆時英國是走是留也將一見分曉。但許多企業已經決定不再等待。自2016年公投以來,為了避免英國脫歐后與歐盟法規發生沖突,已經有數百家企業將其業務完全撤出英國,或將關鍵部門轉移至其他27個歐盟國家,一同離開的還有數以千計的員工。

環境變化:瑞安·拉文斯克勞福特(左)在MarketAxess位于阿姆斯特丹的辦公室。英國脫歐公投后,她說:“我第一個提出要搬離倫敦。”她和同事喬佛里·范德·林登(右)的通勤方式已經從長途火車換成了短途騎行。圖片來源:PHOTOGRAPHED BY JUDITH JOCKEL FOR FORTUNE

英國脫歐的最終破壞力難以估量,其全面影響需要數年時間才會明朗。而對于阿姆斯特丹而言,影響已經很明顯,從這座井然有序的小城我們可以一窺英國脫歐后歐洲的景象。經濟事務部下屬的荷蘭外商投資局(NFIA)稱,受英國脫歐影響,約有100余家在英國開展業務的公司已經在荷蘭開設辦事處。盡管僅有80萬人口的阿姆斯特丹無法與擁有900萬人口的倫敦相提并論,但仍然有至少65家企業的荷蘭辦事處選擇設在這座小城。市政官員表示,這些企業將在未來三年內創造約3500個工作崗位。而與未來的企業遷入潮相比,現在的數字也許根本不值一提。NFIA的專員耶羅恩·尼蘭德表示,該機構正在與其他近350家公司就搬遷事宜進行談判,去年1月才80家,只能用“進展神速”來形容。

多家主流媒體以及大型生命科學公司最近也將其業務擴展到了阿姆斯特丹。而在金融服務業,變化則更為明顯。幾十年來,歐洲金融業一直以倫敦金融城方圓一平方英里的區域為中心,其它地區顯得無足輕重。然而現在已經是今非昔比,自英國脫歐公投以來,金融機構紛紛向歐洲大陸伸出觸角,隨之而來的影響將會更為深遠。

企業遷入對阿姆斯特丹無疑是一大利好。但是對于城市中的許多人來說,現在慶祝未免有些為時過早。新居民的加入會給供應短缺的經適房市場帶來新的壓力,而且很難說脫歐對荷蘭一定是利大于弊。荷蘭約有22.5萬個工作崗位與對英貿易相關。僅出口一項,每年的產值就有約255億歐元(283億美元),而這一經濟動脈目前正在面臨英國脫歐帶來的風險。阿姆斯特丹負責經濟事務的副市長西蒙妮·庫肯海姆堅稱,該市從未想過趁虛而入,奪取倫敦商業樞紐的地位。她說:“這是企業界對英國脫歐的反應,而不是我們說‘我們想從中謀求什么好處。’英國脫歐是件讓人非常難過的事情。”話雖如此,但痛苦只是理論上的,英國脫歐給荷蘭帶來的好處卻是實實在在的。

****

長期以來,荷蘭對商界人士一直持歡迎態度。NFIA的數據顯示,自20世紀70年代以來,已經有約4,000家外國公司落戶荷蘭,其中約有一半是美國公司。阿姆斯特丹巨大的國際機場是一個全球性的交通樞紐,從這里飛往倫敦只需1小時。英語是通用語言,超高速互聯網服務更是無處不在。企業所得稅的稅率為25%,雖然高于英國或愛爾蘭,但低于德、法兩個歐洲大國。

而且,英國脫歐日期的臨近更是放大了這些優勢。多數人認為英國脫歐帶來的問題主要在商品貿易方面,想想要對法國葡萄酒和德國汽車征收關稅或者邊境上大排長龍的車隊就讓人頭疼。事實上,服務業面臨的障礙同樣巨大,甚至可能超出人們的想象。從英國脫歐開始的那一刻起,總部位于英國的任何一家公司,無論國籍,都要重新申辦新的監管許可才能夠在歐盟的其他地區開展業務,同時還需要與地處歐盟的客戶重新簽訂合同。

現實問題迫在眉睫,金融業不得不早早邁出撤離英國的腳步。據英國智庫New Financial的數據顯示,截至目前,已經有332家金融公司將其核心業務遷出倫敦。而最終離開英國的金融機構數量或將更多。據安永發布的《英國脫歐追蹤》報告估計,在不久的未來,倫敦將流失大約7,000個金融工作崗位,以及大約1萬億英鎊(1.29萬億美元)的銀行資產。

位于阿姆斯特丹的澤伊達斯商業區。圖片來源:PHOTOGRAPHED BY JUDITH JOCKEL FOR FORTUNE

花旗銀行和摩根大通各自斥資1億多美元,將其歐盟業務中心遷出倫敦。美國銀行也將約125名員工遷至位于都柏林的新歐盟區總部,另有400名員工將遷至巴黎。此前,歐盟銀行業管理局已經從倫敦遷至巴黎。

而阿姆斯特丹則更被金融數據公司、券商、交易所及其他交易基礎設施提供商等“多元化金融”公司所青睞。據New Financial統計,落地阿姆斯特丹的大多數金融總部都屬于此類企業,而且從英國吸引到此的類似企業比其他歐盟城市都多。受益于此,荷蘭或將華麗蛻變,而倫敦則是元氣大傷。NFIA的尼蘭德表示:“對于首次在歐洲投資的投資者來說,英國將不再是其首選。”

對于已經將業務遷出英國的公司而言,脫歐之爭已經不再是他們關心的問題。保險評級機構AM Best總部位于新澤西州奧爾德威克,該公司的市場開發董事總經理尼克·查特里斯·布萊克表示:“我們無法干等著政客達成共識。”去年,AM Best將其歐盟總部從倫敦搬到了阿姆斯特丹南部的澤伊達斯金融中心,從這里乘火車前往史基浦國際機場僅需要10分鐘。在公司位于NoMa House辦公樓的咖啡廳里,AM Best的阿姆斯特丹經理安琪拉·伊奧一邊啜飲著精釀意式咖啡,一邊說:“公司約有三分之一的業務已經從倫敦遷出。”她將NoMA描述為“英國脫歐難民營”;卡夫亨氏是NoMa的主要租戶,去年在此開設了擁有450名員工的全球“卓越中心”。

完全撤出英國的金融機構屈指可數,多數金融機構的大部分歐洲員工依然在英國辦公。MarketAxess和AM Best在阿姆斯特丹分別有10名和12名員工,而在倫敦的員工數量分別是120名和70名。但一旦英國正式脫歐,來自阿姆斯特丹的業務將可能增多,隨著業務中心的轉移,人員結構的平衡也將進一步調整。

****

阿姆斯特丹的支持者堅稱,他們在吸引新企業方面還可以做得更好。荷蘭人并沒有為那些感興趣的企業修改法律或稅法。例如,許多銀行之所以選擇遷往巴黎、都柏林和法蘭克福而不是荷蘭,部分原因是荷蘭法律規定銀行家的獎金上限為基本年薪的20%,而這一數字在倫敦為200%,在其他歐盟國家為100%。阿姆斯特丹負責外商投資事務的高級經理雨果·尼岑表示,法蘭克福與巴黎等城市都針對常駐倫敦的高管開展了大規模的城市推廣活動,而阿姆斯特丹的市政領導則認為開展這種活動不合時宜。他表示:“說競爭對手的壞話不會顯得我們就好。”

不過,至少有一個機構讓荷蘭下足了功夫。2016年英國脫歐公投后的第二天清晨,在倫敦剛從睡夢中醒來的諾約爾·瓦西翁有理由比大多數人都著急。瓦西翁是歐洲藥品管理局(EMA)的副執行董事,該局職能類似于美國食品與藥品監督管理局,從1995年開始總部就一直設在倫敦。由于EMA為歐盟實體而非私人公司,因此在英國脫歐的背景下,EMA必須完全遷出英國。作為一個在倫敦生活了20年的比利時人,瓦西翁回憶說,當時員工們都“崩潰了”。“他們的生活都在英國。”

脫歐公投迫使EMA不得不關閉其位于倫敦的總部,由此引發了最大規模單一機構工作崗位遷出行動,EMA因此而蒙受的租金損失高達6.5億美元。而對于歐洲其他地區而言,EMA則成為了他們競相爭取的香餑餑。無論哪個城市獲勝,都將從倫敦接手超過900名的高收入新市民。同時,獲勝城市還將迎來大批制藥與生物技術企業,這些企業為了完成藥物審批事宜必須與EMA緊密合作。

這次荷蘭可謂全力以赴。政府為EMA提供的新總部位于澤伊達斯,建筑價值3.3億美元,完全按照EMA的要求建造。同時,荷蘭政府還指出,作為旅游城市,阿姆斯特丹擁有完善的酒店配套,可供大批造訪專家居住。在宣傳片中,荷蘭兒童用流暢的英語向觀眾致敬,介紹者則風趣地向倫敦EMA的工作人員保證,“畢竟,我們(與倫敦)沒有什么不同。我們也有一位喜歡炸魚、薯條,同樣時尚的女王。” 2017年,在歐盟外交部長們的最終投票中,阿姆斯特丹和米蘭打成平手,EMA花落誰家最終由抽簽決定。讓意大利人生氣的是,抽簽選中的是遍布運河的荷蘭。

今年3月,EMA正式啟用了阿姆斯特丹的辦事處,它的到來讓荷蘭受益頗多。阿姆斯特丹的官員表示,包括日本生物技術公司樂天醫療在內的8家醫療保健或生命科學公司已經于去年在該市開設辦事處。據推測,這些公司選址多在EMA附近,能夠創造數百個工作崗位。杜邦、英國醫療技術公司Aparito和總部位于南非的Synexa Life Sciences等企業都將其歐洲總部設在了萊頓,距EMA也只有很短的火車車程。

當你在阿姆斯特丹散步或騎行時,很容易理解為什么“英國脫歐難民”會選擇此地作為庇護所。這里安謐的城市氛圍與歐洲大部分地區、尤其是倫敦截然不同。夜間時分,騎行在郊區小道上時,你會看到公園里到處都是入夜后還在踢球的孩子。芝加哥期權交易所(CBOE)的歐洲區總裁亞當·埃德斯是該機構搬遷選址負責人。他說,在阿姆斯特丹、法蘭克福、都柏林、巴黎和馬德里等城市中,他最終選擇了阿姆斯特丹。CBOE的歐盟區新總部位于澤伊達斯,與AM Best同處一座大樓。埃德斯表示,因為妻子、子女還都在倫敦的緣故,他每周都會往返于兩地之間。但是“(阿姆斯特丹)比(倫敦)平靜得多。”他說。

****

乘公交從澤伊達斯出發,駛出不遠就能夠看到高樓大廈逐漸退去,取而代之的則是流向北海的運河,以及沿河而建的低矮倉庫,在運河盡頭就是阿姆斯特丹港。數個世紀以前,從這里出發的荷蘭商人將荷蘭變成了一個商業巨人,他們幫助開辟了海上絲綢之路,可以說是全球貿易的開創者。阿姆斯特丹港也是全球最大的可可豆加工場,星巴克的大型倉庫就坐落于此。來這里參觀那天,我老遠就能夠聞到濃烈的巧克力味。

由于擔心英國脫歐會帶來劇烈動蕩,阿姆斯特丹港和更大、更繁忙的鹿特丹港的港務當局提前幾個月就已經在著手準備應對措施。如果英國脫歐成功,那么所有進出英國的貨物都必須進行海關申報,而這一機制已經有近30年沒有啟用過。荷蘭估計,截至2030年,受英國脫歐影響,荷蘭每年的損失將高達其GDP的1.2%,相當于每年約100億歐元。(據估計,英國將遭受更大的損失。)

軟著陸:AM Best的安琪拉·伊奧在阿姆斯特丹NoMA House的大堂咖啡廳。NoMA House辦公樓被伊奧稱為“英國脫歐難民營”。圖片來源:PHOTOGRAPHED BY JUDITH JOCKEL FOR FORTUNE

TMA物流的總經理邁克爾·范·托萊多表示:“進出口商的成本肯定會增加,” TMA物流旗下每周有六艘次集裝箱船往返于英國和荷蘭之間。前往英國的船只上會載滿食物和其他商品。荷蘭向英國出口大量的魚、切塊土豆和蛋黃醬,都是制作炸魚薯條的基本原料,英國自己只生產很少一部分這類食材。運回阿姆斯特丹的是什么呢?主要是垃圾,真正的垃圾。范·托萊多解釋說,部分倫敦人家里的垃圾被當作燃料為阿姆斯特丹40,000戶家庭提供電力。

頗為諷刺的是,如今這樣的生活已經如同燒掉的垃圾一樣成了過眼云煙。而且,隨著英國脫歐鬧劇繼續上演,新來者正在考慮他們此前未曾想過的選項:成為荷蘭人。

MarketAxess荷蘭業務主管喬佛里·范德·林登在倫敦工作了12年,現在搬到了阿姆斯特丹生活。在《財富》雜志12月刊出版之際,他正期待著自己第一個孩子——一個荷蘭男孩的降生。他的同事瑞安·拉夫斯克勞福特告訴我,她的孩子塞倫現在能夠說一口流利的荷蘭語,“甚至剛參加了她生命中的第一場自行車比賽!”現年35歲的托恩是瑞安的丈夫,擔任M&C Saatchi體育娛樂公司的經營合伙人,因為公司將在阿姆斯特丹開設新的歐盟總部,不久他也將從倫敦搬來這里。目前尚不清楚這對夫婦是否還會返回倫敦。瑞安表示,無論英國脫歐結果如何,“阿姆斯特丹都是一個很適合養家的好地方。”(財富中文網)

本文另一版本登載于《財富》雜志2019年12月刊,標題為《英國脫歐惠及荷蘭》。

譯者:梁宇

審校:夏林

最新:
  • 熱讀文章
  • 熱門視頻
活動
掃碼打開財富Plus App
股票分析师如何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