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打開
APP下載
財富Plus APP
對話微軟CEO: 企業和政府的責任分界在哪里

對話微軟CEO: 企業和政府的責任分界在哪里

柳仕魯(Andrew Nusca) 2020年02月21日
微軟是全球最大的科技公司之一,薩蒂亞·納德拉迄今執掌微軟已經6年了。在采訪中,他談到了科技在社會中的角色,以及科技行業今后的發展方向。

52歲的微軟CEO薩蒂亞·納德拉,在他的領導下,微軟股價實現了科技板歷史上罕見的增長。圖片來源:PHOTOGRAPH BY SPENCER LOWELL FOR FORTUNE

以下采訪稿略有刪節。

信任問題

《財富》:今年1月,你在領英網的一篇文章1里寫道,要利用科技來促進賦權、建立信任。不過皮尤中心2017年的一項調查顯示,盡管未來10年科技使用者會越來越多,但他們未必會信任技術。你會如何填補這一差距?

納德拉:我的同事(微軟公司總裁)布拉德·史密斯寫過一本書,名叫《工具與武器》(Tools and Weapons),我認為這是一個很好的比喻。數字技術是我們擁有的最具有可塑性的一種資源,它既可以成為工具,也可以成為武器。所以我們首先討論工具的部分,看它能賦予人們哪些權利。

有三件事是我們需要想一想的。

首先,科技帶來的經濟增長是公平的嗎?你不能只讓科技行業增長。你必須讓所有的行業都增長。而且新興市場和發達市場之間的大融合也需要繼續下去。

其次是信任問題。作為科技公司,你不能帶來意想不到的負面后果。比如隱私問題,你必須將數據權和隱私權視為一種基本人權。再比如網絡安全問題,網絡攻擊給經濟帶來的損失已經達到1萬億美元左右,而且大多數影響都由小企業和消費者承擔了。作為技術供應商,我們應該是最先做出反應的人。我們必須構建核心基礎架構,甚至是工藝流程,以確保人們更加信任科技。

最后一點是可持續發展。如果不考慮環保問題,增長或者信任就是空談。

問:是的。但是,當消費者看到科技公司濫用他們的個人信息,或者知道他們成了數據泄露的受害者時2,行業如何才能重新獲得他們的信任?

答:我們可以借鑒一下其它有過類似問題的行業。比如,我們相信所吃的食物的質量嗎?我們相信食品安全相關的法律法規嗎?對我們來說,首先要合理分配人才和資源,這樣才能去反思正在構建的技術會帶來哪些意想不到的后果。

以人工智能的道德問題為例。

比如說,你正在建立一個人類的語料庫模型,基于它的訓練數據,它肯定會產生很多的偏見。要想預防這種情況,首先要有一支多元化的團隊來構建這個模型3。我們不能放棄對它的嚴格控制。我們有確保團隊多元化的內部流程嗎?我們有處理安全代碼的工藝流程嗎?最終要問一個問題:我們有道德的評判標準嗎?

問:剛才有關食品行業的比喻很有意思。食品安全之所以在美國很受重視,與厄普頓·辛克萊的小說《叢林》(The Jungle )有很大關系,它讓人們相信,我們需要對食品安全進行監管。科技是否也需要某種類似的方法來刺激變革?

答:我希望不要這樣。我們已經生活在一個科技無處不在的世界里。它已經全面融入了我們的生活、社會和經濟。

商業能力越大,責任越大

問:你認為微軟是否應該被監管?

答:我們不能坐等(監管機構來找我們)。所以問題是,我們應該如何進行自我監管?比如說,我們主動遵守了《歐洲通用數據保護條例》,并且表示:“我們要遵守它——但更重要的是,我們還要把數據權推廣到全世界。”?我也希望美國能圍繞數據隱私出臺更多可供遵循的聯邦法律法規。

問:我思考過很多關于私營部門在社會中的角色的問題。一家現代科技公司對社會的影響是廣泛而深遠的。對待一些社會問題,你認為應該怎樣界定政府與微軟的責任?

答:這是個好問題。我很喜歡牛津大學的經濟學家科林·邁耶下的定義:企業的存在,是為了對人類和地球面臨的挑戰創造有利可圖的解決方案。

我認為,私營企業作為一種社會制度,確實是高效分配資源的一種最佳機制。但它也需要被管理,這樣私營企業才能真正地去創造解決方案,而不是去創造問題。我認為這才是關鍵所在。

你的核心業務模式必須與你周圍的世界保持一致。

你不可能一邊參與環境、社會和治理問題,一邊去打破這個世界,這是不可接受的。

只有知道微軟做得很好,我們幫助小企業提高了效率,幫助大企業提高了員工的競爭力,我晚上才能睡得著覺。

這也為我提供了一個在世界任何地方經營的“許可證”。如果連這一點都做不到,憑什么有人會想讓一家跨國公司在他們的社會里經營呢?

然后你還要考慮你的義務。微軟有全職員工,也有非全職員工。非全職員工沒有和全職員工一樣的產假政策,但他們也跟我們在一起工作。所以我們說:“你知道嗎,這筆錢我們會付的。(譯者注:意指會為非全職員工產假期間的工作支付報酬)”

我們對中低收入者的住房問題也采取了同樣的做法。我們需要各種收入水平的人,他們不能有通勤的負擔,所以我們經過股東同意,動用了一些賬上的錢?。這與我們的形象問題無關,而是為了符合股東長遠利益,而必須承擔的實際義務。

問:我還是不確定你把企業和政府責任的分界線劃在了哪里。還是以產假為例,雖然美國的經濟很強大,但美國是發達國家中少數沒有在聯邦層面確定帶薪產假政策的國家之一。提供了優厚福利的私人公司當然總是受歡迎的,但這種事難道不應該成為國家政策嗎?

答:當然。我最欣賞一個美國法律是《美國殘疾人法案》。它對殘疾人的保護力度讓人很驚訝——對這一點,我是有親身體會的?。

開明的政府應該為大量需要公共服務的公民做到這些事。

光靠一兩家建造無障礙通道的公司是不夠的,人人都要參與進來,才能讓殘疾人充分參與到我們的經濟當中。

作為一名美國公民,我很希望有類似的決策、規定或政府計劃出臺,而這離不開社會的民主進程,而不是某個CEO的獨斷專行。

作為一家美國跨國公司的CEO,有一件事讓我覺得很敏感,那就是我把所有的責任轉嫁給政府之前,我們自己應該做什么?

除了“云”還有什么?

問:讓我們換一個話題。2016年《財富》雜志寫過一篇你的專訪,當時微軟的股價已經接近了歷史最高水平。然而現在,微軟的股價竟達到了那時的三倍?。你最大的賭注是云計算,而且它成功了。不過它的爆炸性增長已經有所放緩。那么下一步會是什么?

答:計算已經被廣泛嵌入了這個由人、地、物組成的世界,經濟的數字化水平也越來越高,范圍越來越大。但是我們仍然處于早期階段。科技產業仍然只占GDP的5%,它會增長到GDP的10%的,但問題是,GDP的其他90%與科技產業的關系是什么?

我并不需要研究未來會發生什么,我只需要看看我們面前的是什么。我們在精準農業中做了什么?我們如何能讓醫療的效果變得更好?電子商業和零售怎樣才能變得更加個性化?銀行業怎樣變得更具包容性?

問:所以,在你看來,重要的是科技的應用。

答:當然。這些技術有一個建立過程,然后是部署階段。

未來的10年,我希望軟件和數字技術能像電力一樣幫助到每一個行業。我們是一家平臺公司,對于一個穩定的平臺來說,一個核心的規則是,你在平臺之外必須有比平臺本身更重要的價值。

問:6年前的今天,微軟公司宣布你將成為它的第三任CEO。作為CEO,你收到過的最糟糕的建議是什么?

答:總是回頭去想哪些事讓你獲得了成功,以為這樣才能讓你獲得新的成功——這種想法其實是錯的。歷史會回來咬你的屁股。我就是這樣想的,你必須要有學習的心態,沒有什么東西是絕對不變的。并不是說你以前取得了什么成功,上天就能保證你一定還會取得成功。

問:過去的表現并不能保證你將來的成績。

答:沒錯。

有關微軟的“潛在知識”

1、大收購:2016年,微軟斥資262億美元收購了領英,這也是微軟歷史上最大的一筆收購。

2、安全檢查:像多數其他科技公司一樣,微軟也遭遇過數據泄露問題,最近一次是在2020年

3、微軟員工的構成:

性別(全球):男性(70.7%),女性:(29.2%)

種族/民族(美國):白人(52.1%)、亞裔(33.3%)、西班牙裔(6.2%)、黑人(4.4%)

4、你的數據你決定:歐盟于2018年5月通過了《歐洲通用數據保護條例》,允許消費者對自己的數據有更多控制權。微軟已將其中的部分權利賦予全球用戶。

5、住房問題:2019年,微軟拿出5億美元用于維護現有的經濟適用房和建新房,并且與非營利機構合作,以解決微軟總部所在的普吉特灣區的住房問題。

6、愛家男人:納德拉有3個孩子,他的兒子患有腦癱,一個女兒患有學習障礙。

7、飆升的股價:到2020年2月7日,微軟股價已升至183.89美元。(來源:S&P Global)

8、平臺剖析:成功的平臺會促進更多商業行為,從而產生更多價值(比如谷歌之于廣告,亞馬遜之于零售),而不是靠平臺自己賣產品或服務。(財富中文網)

本文另一版本登載于《財富》雜志2020年3月刊,標題為《對話:薩塔亞·納德拉》。

譯者:隋遠洙

最新:
  • 熱讀文章
  • 熱門視頻
活動
掃碼打開財富Plus App
股票分析师如何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