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打開
APP下載
財富Plus APP
兩個CEO真的比一個好嗎?

兩個CEO真的比一個好嗎?

CLAIRE ZILLMAN 2020年02月21日
身居高位者往往不習慣與另一個人“商討每一個決策”,因為“他們很難與別人建立信任關系”。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在美國企業的等級制度中,誰當上了CEO,誰就坐上了“C位”,處在了公司組織架構的頂端。但是,如果這種這個職位以及它所蘊含的權力是需要與人共享的,那么又會發生什么呢?

過去幾個月里,就有幾家公司做了這樣一次不同尋常的試驗。將CEO的權力分配到了兩名高管身上。比如去年9月,WeWork的母公司就任命了兩位過渡期CEO,分別是塞巴斯蒂安?甘寧漢和阿蒂·明森,這兩人將代替WeWork的創始人和精神領袖亞當·諾伊曼。

去年10月,軟件巨頭SAP也任命了兩位聯合CEO,分別是詹珍妮弗·摩根和克里斯蒂安·克萊因,這也是SAP第三次選擇雙CEO架構。今年1月,專門做旅行箱的初創公司Away的CEO史黛芙·科雷受負面報道影響辭職,其職務由Lululemon的前高管斯圖斯特·哈塞爾登接替。但僅僅幾周后,科雷便回到了公司,與哈塞爾登共同擔任CEO職務。

這種分權安排會成功嗎?有些管理學專家對此持有疑慮。但從有限的數據來看,在適當的情況下,這種架構是管用的。

自從1997年以來,我們開始關注“財富1000強”(編者注:這不是一個嚴格意義上的榜單,而是所有登上《財富》排行榜的公司集合,也并非只有1000家。)中采取了聯合CEO架構的公司,當時這樣的公司只有6家。此后這個數字偶爾會有波動,2000年《財富》雜志發布“財富500強”榜單時,這個數字一度上升至15家。到2007年至2008年,這樣的公司只剩下1家。2019年我們再次進行統計時,它已經上升到了13家,其中不乏Salesforce(馬克·貝尼奧夫、基思?布洛克)、諾德斯德龍(埃里克?諾德斯特龍、彼得?諾德斯特龍)和Markel(托馬斯?蓋納、理查德?惠特)這樣的知名企業。

無論這個數字如何波動,它畢竟只占了“財富1000強”里很小的一個比例。弗吉尼亞大學管理學教授愛瑪·趙指出,很多企業不選擇雙CEO架構是有原因的。雙CEO架構“不一定是個好東西”。她與密歇根大學教授林德萊德·格利爾圍繞群體協商的研究表明:“兩個擁有很大權力的人共事時,有可能會導致破壞性的權力動態,從而損害群體。”

當有權者擔心自己的權力受到同僚威脅時,被迫害妄想癥就會悄然出現。這可能導致他“對團隊中的其他人發動先發制人的行動。”她還表示,身居高位者往往不習慣與另一個人“商討每一個決策”,因為“他們很難與別人建立信任關系”。

所以,聯合CEO們不乏分手的例子。比如在高盛公司1999年IPO之前,約翰·考爾茨突然將公司的控制權讓給了另一名CEO亨利·保爾森。再比如花旗集團的兩位聯合CEO桑福德·韋爾和約翰·里德曾爆發過激烈的權力斗爭,結果是里德在2000年黯然離職。瑪莎斯圖爾特生活全媒體公司的董事長也表示,該公司的兩名聯合CEO在2008年曾有過一些“矛盾”,最終導致了二人的分手,當時離他們被任命為聯合CEO還不到一年。陽獅集團和宏盟集團2014年也放棄了一項合并交易,這筆交易如果成功了,很可能將創造出一家全球最大的廣告公司。交易失敗的原因也是因為兩名CEO互相不對付。

統計數據還表明,“雙核”CEO架構比“單核”更不穩定。在“財富1000強”中,“雙核”CEO架構存在的中位數只有2.1年。相比之下,去年“財富500強”CEO的平均任期則是4.9年。

衡量CEO任期表現的一個常見指標,是公司股票相對于大盤的表現。《財富》對這個數據進行研究后,卻發現“雙核制”也并非一無是處。自1997年以來,財富上班企業中一共出現過57對聯合CEO,在他們主政期間,其公司股票總回報率的中位數為28%,而在同一時期,標普500指數的回報率中位數只有14%。

當然,考慮到樣本量較小,這些數據并不具有廣泛的代表性。不過馬凱特大學的金融學教授馬特奧·阿雷納表示,如果過分強調聯合CEO之間的權力斗爭的故事,這同樣也是有誤導性的。他的研究表明,“雙核制”對于一些做出這種安排的企業實際上是“非常有效的”。

阿雷納2011年曾與另兩名學者進行過一項研究,結果發現,市場對“雙核”CEO的反應往往是積極的,這種安排經常會給企業市值帶來積極影響。“雙核制”最適合的是家族企業,或者合并后的企業(另一家公司的老板成了新公司的聯合CEO),以及個別需要額外治理的情況。

阿雷納表示,企業現有的CEO或許“很善于提出想法”,但他也有別的弱點。在這種情況下,這位CEO可以“找一個同行來與他一起工作,而不是只靠董事會一年開幾次會。”愛瑪·趙也表示,雙CEO架構也表明公司正在建立檢查和制衡機制,因此這種模式也往往在一家企業陷入危機后出現。

盡管阿雷納的研究結果很樂觀,但他也承認,雙CEO模式“不應該適用于所有公司,甚至大多數公司”。他表示,這種架構仍然面臨著巨大的挑戰,因為“你必須讓CEO們能夠認同并接受這種安排。”但即使有充分證據證明這種模式的好處,你也很難說服一名經驗豐富的領導者分享他的權力。

成功典范

KKR公司聯合CEO亨利·克拉維斯和喬治·羅伯茨

此二人是表兄弟關系,他們共同管理公司長達44年。該公司2010年上市以來,營收增長了388%。

失敗案例

瑪莎斯圖爾特生活全媒體公司聯合CEO溫達·哈里斯·米勒德和羅賓·馬里諾

二人于2008年6月被任命為聯合CEO,但二人不到一年就“裂穴”了。在二人任期內,該公司股價未跑贏標普500指數。

數據對比

13

2019年,“財富1000強”企業中采用了雙CEO架構的公司數量。

28% vs. 14%

1997年以來,“財富100強”企業總回報率的中位數與標普500的對比。

2.1年 vs. 4.9年

“財富1000強”企業中雙CEO架構的持續時間中位數,與“財富500強”企業正常CEO任期中位數的對比。(財富中文網)

本文的另一版本刊載于2020年3月刊的《財富》雜志上。

譯者:隋遠洙

最新:
  • 熱讀文章
  • 熱門視頻
活動
掃碼打開財富Plus App
股票分析师如何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