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

多平臺閱讀

微信訂閱

雜志

申請紙刊贈閱

訂閱每日電郵

移動應用

中國500強

消弭金融隱形稅,發展中國經濟

李偉 2017年07月31日

銀行業的政策帶來了巨大的扭曲,金融機構實際上在向實體經濟和儲戶征收“金融隱形稅”,要想改變這種狀況,最簡單、也最根本的辦法就是降低金融隱形稅,提高實體經濟的收益率,讓老百姓有更多的可支配收入,這樣中國經濟才能更好地發展。

今年的《財富》(中文版)中國500強榜單里保有很大的信息量,在凈利潤額最高的40家公司中,有14家是銀行。更值得注意的是,這14家銀行的凈利潤額在這40家公司中的占比高達65%。無論從哪個角度來說,銀行依然是這份榜單中最賺錢的公司。

實際上,在整個中國經濟中,銀行業也是處于一種霸主的地位。根據Wind資訊的統計,2016年,在全部A股中,銀行業的凈利潤占比高達48%。截至2016年年底,A股上市公司的總數達3,052家,而上市銀行的總數為27家。

銀行業在中國經濟中至今具有如此高的地位,其中原因何在?在筆者看來,造成這一局面的原因主要有三點。第一,銀行在中國屬于政府高度管制的行業,有非常高的門檻,民間資本幾乎無法參與其中。哪里有壟斷,哪里就有高額的利潤,銀行業也不例外。

第二,中國有非常高的儲蓄率,這為銀行開展業務提供了豐厚的沃土。根據世界銀行的數據,公布了2014年國內儲蓄率的經濟體一共有136個,中國名列第3位(49%),僅比澳門(57%)和卡塔爾(58%)低。中國是一個以間接融資為主的經濟體,銀行是金融體系的關鍵所在,高額的儲蓄率給銀行帶來了大量的資金,這是銀行開展業務的必要條件。

第三,中國的經濟增長非常依賴投資的增加,投資的背后是融資。假如高儲蓄給銀行帶來了面粉,那么高投資則把這些面粉變為了面包,而銀行在這個過程中獲得了高額的收益。

從更深的層次上說,銀行目前的狀況是政府有意為之的結果。為什么政府要讓銀行處于一種“躺著”都能夠賺錢的地位?原因非常簡單,政府需要銀行為政策服務,因此必然要“保護著”銀行。

在一個高度市場化的經濟體中,假如銀行業存在高額的利潤率,而且進入的門檻又很低,那么大量的資本就會進入銀行業,進入影子銀行業,加劇競爭,導致行業利潤率下滑,最終使得各行業的投資回報率與其投資風險掛鉤。在市場競爭和利潤最大化的引導下,資金會流向風險調整后投資收益最高的地方,而不一定是政府最希望其流向的領域。也就是說,政府無法控制這個金融體系,也無法決定資金的分配。從政府的角度來說,那么誰來為那些帶有政策目的的項目提供低廉的資金呢?

顯然,要控制金融體系為己所用就不能保有市場化的金融體系。為了獲得對金融體系的控制權,政府一般會采取幾個措施:一是提高行業準入門檻,減少競爭;二是建立國有銀行,直接控制金融業;三是控制利率,從政策上為銀行賺錢提供支持;四是實行資本管制,阻礙居民和機構將資金轉移至海外。

按照這些標準來看看中國的做法:第一,前文已述,中國的銀行業嚴重缺乏競爭;第二,在銀行業金融機構中,國有銀行即使不是一統天下,也是舉足輕重;第三,央行直接控制利率,目前一年期定期存款利率和貸款利率之間的利差大概是3個百分點,而國有銀行最主要的收入來源正是利息凈收入;最后,假如資金可以隨意流動,那么政府就無法真正控制國內的金融體系。中國目前仍然實行著較為嚴格的資本管制,尤其是最近一年,由于外匯儲備的明顯下降,政府更是加強了對資本流出的限制。

在這樣的政策組合下,銀行獲得了高收益,但其需要做的就是“好好聽話”,為政策服務。因此這就是為什么你總是會看到當政府頒布某一項政策時,銀行一定會馬上予以配合的原因。這方面一個最明顯的例子就是2008年的“4萬億”經濟刺激計劃。2008年年底,為了對抗國際金融危機的影響,中國政府實行了非常激進的經濟刺激政策。為了跟上政府的政策,銀行迅速提供了巨量的新增信貸,結果2009年的新增信貸量幾乎是2008年的一倍,隨之而來的是中國經濟的迅速觸底反彈。

然而,由于政府的項目主要是以政策目的為考量,其經濟回報率往往存疑,因此這導致的結果就是銀行需要承擔相應的不良貸款。政府既要用銀行去控制經濟,又要為銀行減負,因此需要找別的人去為此買單,這就是利率管制等政策存在的原因。這些政策等于是向所有人征收了一筆金融稅,讓政府可以有資源去做其想做的事情而無須太考慮這些項目在經濟上的可行性。

不過,凡事都有度的問題,市場風險高、收益低的政策項目多了,銀行也受不了。這種結構上的問題導致銀行的凈利潤會出現周期性的大幅下滑,甚至演變為巨額虧損。在經歷了多年銀行壞賬率上升、銀行資不抵債后,中國政府于2002年決定對國有商業銀行進行資產重組和改革。之后為了讓銀行能夠“休養生息”,央行進一步推遲了利率市場化改革的時間表,維持了較高的貸款和存款之間的利息差。在2008年年中,中國商業銀行的資產規模和資產質量都居于世界前茅。但在美國次貸危機沖擊下,中國政府實施了“4萬億”的財政救助計劃和以海量商業銀行新增信貸為主體的貨幣救助計劃。伴隨著中國經濟步入“新常態”,中國商業銀行的壞賬率又開始不斷攀升。

實際上,即使不考慮不良資產的問題,目前銀行的利潤水平已經出現了明顯下滑。根據Wind資訊的數據,銀行業金融機構稅后利潤的同比增速近年來不斷下降,在2011年該數值高達39%,但2015年已經降至2%。

與此同時,資本市場對銀行股未來的盈利預測也不看好。根據東方財富網的統計,研究機構目前對25家上市銀行的未來盈利狀況進行了預測。假如我們將這些銀行2016年的個股收益與2017年的預測值相比就會發現,有9家銀行沒有2017年的預測值,在剩余的16家中,盈利上升和下降的均為8家。假如將2016年的數據與2018年的預測值對比,我們會發現在有數據的24家銀行中,仍然有6家的預測值低于2016年的個股收益。

另外,最近監管層加大了對銀行的監管力度,過去很多趴在銀行資產負債表上的隱性不良資產可能會暴露出來,因此可以預見的是,今年銀行的凈利潤會進一步下降,未來銀行凈利潤一頭獨大的局面很可能會改變。

最后,筆者想說的是,這些銀行業的政策帶來了巨大的扭曲,金融機構實際上在向實體經濟和儲戶征收“金融隱形稅”,這導致實體經濟回報率下滑,儲戶的可支配收入減少,全社會的經濟效率下降。

要想改變這種狀況,最簡單、也最根本的辦法就是降低行業準入門檻,加大競爭,推行利率自由化,降低金融隱形稅,提高實體經濟的收益率,讓老百姓有更多的可支配收入,這樣中國經濟才能發展的更好。(財富中文網)

我來點評

相關稿件

  最新文章

最新文章:

500強情報中心

財富專欄

股票分析师如何考